记上海师范大学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顾春春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05 22:21

  在上师大的同学眼里,顾春春沉稳、内向。更多时候,他会对人报以微笑,而非侃侃而谈。但就是不善言辞的他,与班文这群看似“难教”的佤族孩子,结下一段不解之缘。

  “他们很开朗,很纯。”顾春春说。班文的孩子没有课桌,没有凳子,但令其吃惊的是,“即使生活很穷苦,他们依然充满欢乐。”

  刚到班文那天,班里的一个学生来接他,看到他带来的自行车,欢喜地问个不停。路上一辆拖拉机开过,上面的孩子见到他,也兴奋地直挥手,用生硬的汉语叫道:“老师好!”

  顾春春意识到,这个民族具有一种特殊的生命力。“他们毫不矫揉造作,真的就是自然之子。”而他要做的,就是想尽办法“把美和快乐带给他们”。

  他带着学生布置教室,这可以让孩子们在一个美的环境里学习。上语文课,他想方设法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,“有时候会在黑板上给他们画一些东西,让他们更直观地了解课文里讲的东西。”

  他还把学生们带到山间野外。在顾春春看来,这是最好的课堂。“我要让他们知道,自己的家乡是个如此美丽的地方。”他在山里为孩子们上美术课,让他们画出家乡的一草一木,回家再写成作文。上完课,他们会一路唱歌跑下山……

  孩子们享受这样的过程。他们的想象力被充分调动。顾春春记得,一个孩子写了家乡的大栊树。大栊树上有许多枝干,孩子说,这是“通向上海,通向老师的故乡的。”

  支教这一年,顾春春专门开了一个博客。这个名为“春春在等嘎拉”的博客里,记录着他在班文的种种收获:佤族题材的照片、油画、自己拍的纪录片、学生的点滴成长……

  班文的孩子缺书、缺文具、缺衣服。顾春春在博客里记录了大量呼吁社会帮助的信息。他在向一家基金会提出的图书捐献申请中写道:“这里可以说没有小孩子可以看的图书,这里的学生都是佤族,学生对于外面世界的了解只有通过电视节目,平时阅读的书籍只有教科书,所以对于知识的缺乏程度可想而知。我想通过申请,能为孩子们建立一个小小的图书馆,对于他们的成长肯定很有帮助。”

  向社会募集资助,并非支教志愿者的分内事,但顾春春乐此不疲。一年多时间里,他为班文的孩子们募集到衣物1500余件,图书约2000册;通过上师大方面的努力,他还帮助班文的孩子解决了饮水的问题……在顾春春看来,有此收获也不枉自己上网的辛苦——班文不能上网,为了更新一次博客,他需要赶几小时路到县城。

  直到今天,已经回到上海一年多的顾春春,依然牵挂班文和那里的佤族孩子。手头创作的油画让自己同那里的孩子保持不见面的神交;一有机会,他也会告诉别人,班文的孩子还缺些什么,需要什么。又一年来,他想方设法,为当地孩子寻找到一个个愿意结对帮助的热心人。